盾铁虐向文推荐(3.17更新)

自己作记录,顺便造福(伤害?)一下群众。适合吃腻甜食/想要爬墙/想要反衬出队3并不虐的人群。

我的虐点适中,基本落在616。推的基本是原作剧情虐向,没什么“我爱你你不爱我”之类。

地址主要来自SY和红区。刀的尖度用一到三星表示,主观性很强。

不全,不断添加中。


——616内战——


【翻译】【MARVEL】躯壳记事(Steve/Tony,NC-15)★★★

“Tony思念Steve;Tony救活了Steve。但有什么出了差错。”

圈内闻名的虐文。片段式,打乱顺序排列,但不影响阅读。片段上方的数字代表着事件真正的时间顺序。亮点在于第二遍如果按数字(即时间顺序)阅读会有奇效。当...

白幸/神明

《神明》


Author:燃潮


他想起幸村那双眼睛,寒冰上浮着流转温水的眼睛。场下眼神往往柔和,让生人错觉立海大部长如他饲养的那些花草般柔顺无害。但略微飞起的眼尾会出卖他。它上挑的弧度隐隐藏着戾气,暗示主人并非善类。看过幸村在球场上模样的人无比清楚,那是一双猛禽的眼睛。

有许多人畏惧幸村精市,但他不。他也不害怕那双长得自相矛盾的眼睛,甚至与之相反,相当喜欢。幸村的眼睛紫得并不纯,混着一些蓝和少许灰,随着角度与光影变迁,颜色会微妙地不同——白石为那变化着迷,宛如迷恋将晚时色泽变幻的天空,他在夕阳下的车站、清晨的山间薄雾中、灯光模糊的沙发上、阳光摇曳的床头向幸村...

[POT - 白幸] Hospital Bed

雪妖请收下我的膝盖!这是我今天的膝盖(激动地哭了出来

N.R.R.:

他在河邊的草地鋪開一塊野餐布。

淺藍白色格子紋路簡潔又清新。白石還來不及把邊角理整齊,幸村就直接坐了上去。

“喂!”白石並無多大抱怨在其中的抗議,伴隨著幸村一陣幾乎不發出聲音的輕笑,就這麼被初夏溫熱的風吹過去了。

“它讓我想起了住院的日子。”後來幸村說,撫摸身下野餐布的樣子像重逢一位舊友。

“醫院的床單哪是這個顏色?”白石輕輕蹩眉,由於他們現在像坐在床上一樣坐在野餐布上,他理所當然就把它和床單聯繫到了一起;而他印象裏那些床單都如牆壁一般雪白。

“和掛在我床位旁邊的簾子差不多。”幸村抬起頭,在空氣...

[POT - 白幸] A Beautiful Mess

谢谢雪妖姑娘(抹一把泪
噢今年是什么运势lofter上居然有七篇白幸了......

N.R.R.:

早上起床的時候手機從床墊輿牆壁的縫隙掉下去,伸手去夠在碰到手機之前意外撈起一張兩個月前的便簽紙。帶膠性的一側已經粘滿了灰塵毛纖維髒兮兮的惹人生厭,白石很快把它翻了過來。然後想起那個時候他坐在床上和幸村通電話。幸村告訴白石他新工作所在的畫廊的電話和傳真號碼。白石一手按住聽筒一手執筆把紙條墊在膝蓋上記下了那串數字,筆蓋還咬在嘴里,接下幾個來回的對話含糊不清,同時順手把寫了字的便條直接按到手邊最近的牆上。後來掛下電話去做別的事,而那張便簽背後的黏性何時抵抗不過重力作用掉下床底落灰,是白石不知道...

[POT - 白幸] 植物圖鑒

狂喜乱舞……

N.R.R.:

1


幸村出院回家發現放在自己房間窗台上的植物快死了。這次一進醫院又是一個月除了面對各種精密儀器大大小小的檢測和治療便是躺在自己病房的床上無所事事盯著天花板看,那上面都快被他筆直的目光盯出一個洞了。


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家中房門緊閉空氣的流通狀態接近凝滯。幸村把窗戶一扇扇打開。開到自己臥室的那一扇的時候端起了放在窗台上的那盆綠色植物。


現在已經幾乎看不出它是綠色的了。黑色從主莖中滲出來好像在墨水裏浸過。大片的葉子縮水得只有原來一半那麼大,皺巴巴脆生生的,幸村連碰都不敢碰了。


想把它丟掉又有些不捨。不知道它還有沒有可能被救...

幸村中心/虹

幸村中心,粮食向。非要说的话白幸有点友達以上。

想写写在痛苦中挣扎的、一度被黑暗所笼罩、却最终坚定地走下去而回到光下的幸村。

设定集时间轴扭曲,住院提前。病情高峰不从晕倒而从住院开始计。


《虹》


Author:燃潮


他全神贯注地削苹果。手有点抖,削出的皮歪歪扭扭,蜿蜒垂下伸向地面,越来越长。消毒水气味盖过了苹果香。窗帘沙沙响,空气冷冽而干燥。一声尖锐的鸟鸣划裂了灰蓝的冬季天空。差一指节长时苹果皮断了,他愣了半天,才把最后一截削完。

“给你。”

他切下一小片递给病床上的人。幸村抬手接过送进嘴里。谢谢,他这么说,脸上并没有与之匹配的表情。重新放下的手交叠在被褥上,泛着病态的白...

LT/太阳之囚

《太阳之囚》


Author:燃潮


Zero.


“这是写在最后的序言。”


One.


看见提耶利亚微笑时,阿雷路亚委实吓了一跳。他难以置信地把这柔和的面容与当年指责自己“你不配当Meister”的冷脸重叠在一起,理智不禁抽搐起来,眼皮跳了两下。不过才四年没见,情感回路就修复了?还是这人也跟那边的洛克昂一样,其实是个顶着同样面孔的外援?

“欢迎回来。”

阿雷路亚咽下迷惑的质疑声,重新把对方打量了一遍。是提耶利亚·厄德没错,货真价实。

……但是天啊,他居然笑了。


托勒密的新战术分析报告员米蕾娜·瓦斯提蹦跳着叫住了皇。后者回过头,脸上漾着...

LT/G

《G》


Author:燃潮


雨狂热地降着。他踏上道沿,对面红灯木然发亮。全世界的水一并喧哗,连洇湿的色彩也显嘈杂,他至今不明白为何这可被比作交响乐。头顶不住鼓噪,镜片蒙上水汽,领带太紧,西装袖口溅湿一半。皮鞋硬得不近人情。然而烦躁不过悬浮在心的真空中,如同宇宙中的牛奶滴,存在软弱无力。

信号灯闪烁转绿——他迈步,骤然忘了要买的花。


两年前甚至迷了路,城市街角似乎一模一样毫无瑕疵,问路毫无助益,十五分钟后才想起搭公车。上车前买了杯咖啡,忘了嘱咐不加奶油,结果一股腻味。刚出完任务,倦意残存,他只好皱着眉灌下它。

他极少接受前往地球的任务,重力始终令他不适。但那次地点是爱尔...

白幸/你的光辉时刻

《你的光辉时刻》


Author:燃潮


西村由纪江-见果てぬ梦を探して


他听见钟声。

教堂钟声,金属震颤空气抖动,节奏慢于平日。听起来断断续续浑浊不清,耳朵倦怠地漏掉许多拍,但这模糊的混沌感似乎也带有温柔意味。他能在眼帘上画出气流泛开的涟漪。

也许是幻觉,白石想,他不记得最近的小镇离这里多少公里。


他想起十年前他的学校离教堂不远,整点钟声常作课堂的背景音。那时他以S国移民身份在R国上高中。两国相邻,官方语言相同,当地人又热情不排外,他的高中生涯倒从没被种族歧视染污,青春期过得鲜亮又闪光,简直像只剖开亮晶晶的石榴。

邻居家少年坐他后...

白幸/Claudine

《Claudine》


Author:燃潮


课室里的人已经陆续离开了。


颜色各异的信封从抽屉里滑出来,色彩无一不是细腻柔润的,像水溢出一样洒到地上。书信上浅淡的香气混着巧克力味缓慢地充盈着空气,闻久了感觉甜得过度。


幸村把课本和作业放进书包,收拾好桌面,眼神对上抽屉,有些为难地皱起眉叹了口气。上午来的时候已经塞满了抽屉,桌上还堆着一些,全部整理好放进储物柜里之后,下午又像泉水一样冒出来了。


“稍微有点让人困扰啊……”


幸村把信捧出来铺在桌上,一封封细心地码好,巧克力则留在了抽屉里,盘算着找...

莱吉/Forward and Reverse

《Forward and Reverse》


Author: 燃潮


他缓步登上台阶,手握权杖。百官的欢呼毫无意义地汹涌,众人俯首而他面无表情如冰冷的陶瓷,淡金的卷发披散在肩上。靴跟敲击着大理石阶,莱因哈特最终停在王座前,转头去望半步之后的地方,动作已成习惯再自然不过。


红发的年轻人与他对视,脸上浮出由衷的温和微笑,说,您终于把整个宇宙握在手中了,莱因哈特大人。他终于满足地笑了起来,孩童的天真软化了冷硬的表情,似乎世界里再无他人。


“说了多少次,不要大人大人地叫了,吉尔菲艾斯。”...


白幸/白昼谣

《白昼谣》


Author:燃潮


他解开白衬衫的扣子,亲吻他的锁骨,那藏于衣料下的白皙皮肤透出的热度几乎令人落泪,他叫那人的名字但他自己并未听见,一切都是寂静的。嘴唇继续向下时他倒是听见了那人的喘息,呼吸里浸透情欲,齿间泄出的呻吟细碎拨过他的心脏。在一片无声中如此明晰,模糊而又动人,他几乎无法承受。


进入那人体内时对方双手攀在他的背上,手指毫不留情地抓紧,他吃痛地一吸气,但很快又笑了,低头把嘴唇贴上那人紧闭的双眼。开口仍旧毫无声息,所能听见的确实唯有对方波动不止的呼吸,他无所谓地闭了嘴,埋进那人温暖的颈窝。...


德越/One Moment In Time

《One MomentIn Time》

Author:燃潮


*U-17背景,原作剧情设定

*适度改编有


*BGM:Coldplay《Yellow》


那时候他喝完了半罐Ponta,胳膊肘搁在桌上左手托着下巴,望着对面的空位发呆。嘴角沾了点汽水,他也没发觉,脑海中莫名其妙地窜进了一角天空。

在被完全击败那刻,仰躺在球场地面上所看到的,被汗水轻微扭曲了的天空。

手指骤然捅破了隔膜。他抬起头来,沿着手指伸来的方向茫然地望过去,对上德川和也几乎波澜不惊的脸。他愣神的空当,对方已经回身朝出口走去,连头也没回。越前龙马“切”了一声,一口气灌完剩下的汽水跟了上去,顺手将易拉罐投进了三米开...

笛卡/Come Across An Eruption

《Come Across An Eruption》


Author:燃潮


坚硬的、实心的黑暗勒紧他的身体,碾压着他的骨骼,如同一个冰冷而残酷的拥抱。呼吸道像缠满杂草的小径,他昂起头,试图在这困局中争得喘息的空间。空气顽固地毫无波动,周围的寂静压上耳膜,血流声循环嗡鸣。与视觉退位其它感官自然顶替的规则相悖,甚至触觉也不明显,手臂的挥动和脚步的迈出无法被证实,幻觉与现实枝干合生。


肢体变钝,意识——专司不安与预感的部分——却超乎寻常的尖锐。他停止对环境的探寻,意识警惕地绷成一根弦。


毫无防备下浮出的冷光。昏暗的一束白直直打到不远...

©Avalanche | Powered by LOFTER